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

东莱太史慈(名震三国的太史慈,竟与奉新有着不解渊源!)

东莱太史慈 感古庙与太史慈 在古代南乡十都今宋埠镇十里乡林场附近,有一座名闻遐迩的顺应庙,俗称感古庙。同治版《奉新县志》卷四·建置一·祠庙第57页载:“顺应庙在南乡,今名感古,祀吴…

东莱太史慈

感古庙与太史慈

在古代南乡十都今宋埠镇十里乡林场附近,有一座名闻遐迩的顺应庙,俗称感古庙。同治版《奉新县志》卷四·建置一·祠庙第57页载:“顺应庙在南乡,今名感古,祀吴建昌都尉太史慈。慈拒刘表从子磐有功,民即墓旁立庙。宋隆兴元年赐额顺应,乾道三年封灵惠侯,邑人李琮记。”据此可知,该地旧属南乡十都(今赤田镇),今属宋埠镇夏泽村。庙祀三国时吴国建昌都尉太史慈,始建于南宋隆兴元年(1163),宋孝宗敕赐“顺应庙”匾额。南宋乾道三年(1167),县令陈光祖应李琮之子李太源和杨闻诗之子杨骥之请,上书请爵,宋孝宗敕封太史慈为“灵惠侯”,县人李琮作《顺应庙记》。
网络配图
太史慈怎么会死在奉新?与奉新到底有何因缘?这还得从东汉末年说起。

东汉末年,三国之初,群雄纷争,英雄辈出。在众多的英雄人物中,有一位曾在奉新土地上纵横驰骋,死后还葬在这里的赫赫有名的大将,他就是有“东吴第一虎将”之称的太史慈。
网络配图
太史慈(166-206),字子义,东莱郡黄县(今山东黄县)人。年少好学,年轻时到辽东,北海相孔融认定太史慈是个人才,就多次派人去慰问他的母亲,并送去很多礼物。后来孔融出屯都昌时被黄巾军管亥包围。太史慈为了报答孔融的知遇之恩,拼死杀出重围,向刘备求救,孔融的都昌之围才被解。可见太史慈是一个知恩必报的人。

扬州刺史刘繇和太史慈都是东莱郡人,太史慈从辽东回来后,就投奔了刘繇,可惜刘繇并没有重用他。当“小霸王“孙策带兵攻打刘繇时,于是就有了东莱太史慈大战江东小霸王孙策孙伯符的故事。
网络配图
孙策当时带着13个人,其中有韩当、黄盖等人,而太史慈仅带一名骑兵。他毫不畏惧,拍马冲锋,与孙策酣战。当双方救援的部队赶到时,太史慈和孙策已经从马上打到地上,边打边滚,孙策夺得太史慈手戟,太史慈夺得孙策的头盔,可谓半斤八两,不分胜负。见双方大军到,就各自撤回营地。后来,太史慈被设计擒获,送到孙策面前时,孙策亲自为他松绑,孙策笑曰:“神亭相战之时,若公获我,还相害否?”慈笑曰:“未可知也。”策大笑。一个是山东好汉豪迈的笑,一个是江东豪杰洒脱的笑,可谓英雄惜英雄,坦诚相见!

慈曰:“刘君新破,士卒离心。某欲自往收拾余众,以助明公。不识能相信否?”策起谢曰:“此诚策所愿也。今与公约:明日日中,望公来还。”慈应诺而去。诸将曰:“太史慈此去必不来矣。”策曰:“子义乃信义之士,必不背我。”众皆未信。次日,立竿于营门以候日影。恰将日中,太史慈引一千余众到寨。此后太史慈便在孙策门下,被拜为折冲中郎将。

太史慈“猿臂善射”,号称江东第一神射手,能百发百中,百步穿杨。有一次攻打敌人,对方人在军营里沿着城楼边走边骂,并且用手扶着城楼的柱子,很是猖狂。太史慈弯弓搭箭,一箭射中那只手,并且把手紧紧地钉在柱子上。
网络配图
刘表的侄儿刘磐骁勇善战,经常带着一队人马在艾县(今修水)、西安县(今武宁)一带烧杀抢掠,搞得鸡犬不宁。孙策于是委任太史慈为建昌都尉,统辖当时海昏、建昌等左右六县,其时奉新属建昌辖区。太史慈到职视事后,为了抵御刘磐的搔扰,特在磐山修筑了一座城,后人称为太史慈城。乾隆版《南昌府志》载:“磐山在县治西二十里,山势蜿蜒,踞水陆之冲。汉建安八年,刘表从子磐数为寇于艾(今修水县西)、西安(今武宁县西)诸县,尝据此山。”同治版《奉新县志》卷一·古迹第20页载:“太史慈城,在县西二十里,吴建昌都尉太史慈筑城于此,以拒刘磐,周回三里,俗呼磐山。每风雨过,人多于其地得青石箭镞。”位于磐山的太史慈城遗址今属赤岸镇,现在磐山周围3里,就是当年太史慈筑城与刘磐激战的地方。后人路过这里,经常能看到被雨水冲出土面的箭头,这也是奉新古代八景之一“磐山遗镞”的来历。

古代诗人到此凭吊之后,多留有怀古之作。陆绅《磐山遗镞》诗云:“磐城久已堕,杀气至今积。粲粲土中沙,英英弦中镝。铁沉夜月青,羽饮秋霜白。慨昔有苗顽,两阶舞干格。”蒋舜与有同题诗云:“荒山故垒路岧峣,遗镞年深铁未销。神物久资阴藓护,精兵不逐土花凋。弓鸣尚想千兵合,箭落犹疑万骨消。千载刘郎幽愤在,碧林风日晚萧萧。” 徐大铨有同题诗云:“孤城亘野郁岧峣,镞石徒存锐已销。春色曾传金镫响,霜花应有铁衣凋。壮哉太史功无朽,烈矣刘郎恨末消。成败英雄俱可尚,风高易水共萧萧。”于复亨有同题诗云:“刘磐旧日屯营处,遗镞沉埋草莽间。残镝不随骸骨朽,断纹微蚀土花斑。犹疑白羽凌风疾,尚想乌号带月弯。太史功勋名未泯,山河千载壮吴关。”

孙策死后,其弟孙权即位,统兵西伐。过豫章时,听说太史慈勇猛善战,且能制服刘磐,便委派他继续统辖海昏各县,并管理东吴南方诸县事宜。汉献帝建安十一年(206),太史慈卒于海昏任上,终年41岁。他临终前叹道:“大丈夫生于乱世,当带三尺剑,立不世之功。今所志未遂,奈何死乎!”

太史慈死后葬于何处,众说纷纭。易中天在《品三国》中说,太史慈的墓地有五种之多:南徐润州(今江苏镇江)北固山之说、乌程之说、海昏之说及新吴之说。润州之说源于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,太史慈于润州受箭伤而死,葬于北固山,今北固山有东莱太史慈之墓。细考恐为杜撰,其一,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和陈寿的《三国志·吴志》所载不符,《三国演义》中太史慈受箭伤而亡,实为罗贯中为丰富小说情节而撰。其二,太史慈墓葬在镇江,宋、元时镇江地方志中未见记载,直到《三国演义》出现后的同治九年(1870),赵应硅等才立太史慈墓于北固山下。其三,在时间上也与太史慈病卒时间不符。乌程之说起于湖州,北宋欧阳修作《石柱记》中称乌程县下刻有“吴丹阳太守芜湖侯太史慈”,明崇祯版《乌程县志》载:“吴芜湖侯太史慈墓在法华寺之石坞,一名石斗山。”考陈寿《三国志·吴志》可知,太史慈与刘繇投奔豫章,中途太史慈遁逃于芜湖,逃到山中,自称丹阳太守,其后才到建昌任建昌都尉,治海昏,不可能死于丹阳。可证乌程之说亦与史实不符。葬新吴之说最早出现在南宋洪迈的《容斋续笔》太史载:“孙权代策,使为建昌都尉,遂委以南方之事,督治海昏。至卒时,才年四十一,葬于新吴,今洪府奉新县也,邑人立庙敬事。乾道中封灵惠侯,予在西掖当制,其词云:‘神早赴孔融,雅谓青州之烈士。晚从孙策,遂为吴国之信臣。立庙至今,作民司命。揽一同之言状,择二美以建侯,庶几江表之间,尚忆神亭之事。’盖为是也。”又据《江西通志》载:“建昌都尉太史慈墓在奉新县南乡十都,地名感古,其县西盘山有太史城,皆其用武之地也,年四十一,卒于此”。葬新吴之说,时间地点都与史载相符,应该是真实可靠的。
网络配图
太史慈所葬之地是“奉新县南乡十都,地名感古”,该地旧属南乡(即今赤田镇),今属宋埠镇夏泽村。后人为纪念太史慈捍卫乡邑的事迹,特在其墓前建庙祀之,名为“感古庙”。南宋隆兴元年(1163),敕赐“顺应庙”匾额。南宋乾道三年(1167),洪迈适在掖廷任职,奉新县令陈光祖应邑人李琮之子李太源和杨闻诗之子杨骥之请,上书为太史慈请爵,被敕封为“灵惠侯”,县人李琮作《顺应庙记》,其中有云:

 “东汉之季,盗贼竞起,民无适归,奸雄豪杰乘时肆志,擅甲兵植强大以觊非望者,所在如是。太史公独以迈往之资,怀忠仗义,解纷弭乱,志在康时,其功勋行事备见于吴史。考其本末,可谓信义著于人,智勇冠当时,而有功于民者也。盖尝论之,处纠纷之世,非文则无以出奇制胜,非武则无以推坚挫锐。公在当时,虽以突围挑战中鹄破的施之于武,然画谋决策应对周旋,盖亦有文事焉。观其救北海之危而乞师于玄德也,引义慷慨,不过数语,而凛凛然丈夫之气备见乎辞,非其文能若是乎?而本传所载,止称少而好学,其文乃不他见。岂公所学皆实用之文,而非章句之文故耶?惜公以文武全才,施设未究,天不假年。考其功未足以称其才,临终之言自以不及升天子之阶为恨,其志概可见也。公庙食兹土,盖孙仲谋统事之初,以公都督海昏有功,遂悉以南方之事委之,故其薨也,葬于此而庙食焉。”

清顺治六年(1649),山西万全胡以温以进士知奉新县,瞻仰了感古庙后,看到一片荒凉衰败的景象,感慨不已,题《感古庙》诗一首云:“萧萧风雨一龛孤,碧篆青灯乍有无。衰草长堤多积雪,夕阳古树集啼乌。东吴自此夸英烈,北海于今仰壮谟。谁道此方废祀事,千山如戟写雄图。”

随着岁月流逝,经历1812年的历史沧桑之后,太史慈墓及感古庙虽然已经不复存在,但太史慈驰骋奉新、捍卫乡邑的故事却一直在奉新民间流传。
欲获取樊先生著作
请联系:13870547288

东莱太史慈相关文章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